•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非遗调查]广西融水苗族芒篙坡会

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素来就有“百节之乡”的美称,融水苗族的习俗是正月初一不吹芦笙,不可出门;初二可吹芦笙,不可出村;正月十三到十七举家出动,四处赶坡。融水苗族坡会有 100多年的历史,已经形成系列的坡会群。每天一个坡会,正月十三到十七,接连不断,热闹非凡。最著名的是正月十六的“香粉十六坡”(古龙坡会),正月十七的“安陲十七坡”,境内的众多节日中,芒篙坡会至今任然带着一种神秘的色彩。因为芒篙坡会包含着传统的祭祀活动所以在融水地区影响深远。融水苗族人民对芒篙的崇拜,是自然崇拜、祖先崇拜以及生殖崇拜遗留的反映;芒篙坡会中的傩文化内涵,体现出了原生性和民族性的信仰习俗;同时芒篙坡会也体现了苗民和谐的生态观和美好的愿望。他们对生活的态度以及民族审美、代代相传的生存智慧都在芒篙坡会中得到展演。坡会内容多是芦笙踩堂,斗马舞狮,斗鸟斗鸡,苗歌对唱。

一、芒篙坡会概述

  “芒篙”现象产生的历史已经非常久远。安陲乡“十七坡会”的最大特色就是古老神秘的芒篙,因此又被称为安陲“芒篙”节。面容丑陋,心地善良的“芒篙”在苗族人心中象征着健康长寿、正直友善、勤奋勇敢、吉祥幸福。“芒篙”多由年轻的后生装扮,脸上戴芒篙面具,身披芒草,手脚涂黑,在芦笙队的引导下,开始在人群中跳起神秘、豪放的芒篙舞。“芒篙”跟随舞蹈队伍把芦笙队围成一圈,大伙踏着芦笙的节奏绕着芦笙队跳起舞来。舞毕,“芒篙”在锣鼓声中走街串巷,向人们恭祝新年健康长寿。幼童希望得到“芒篙”的触摸,以祈求平安成长;长者希望得到“芒篙”的触摸,以祈求健康长寿;年轻的后生们则踊跃与“芒篙”拥抱,以祈求在新的一年里获得美满爱情和兴旺事业双丰收。扮芒篙最早始于融水县安陲乡吉曼村,其后向南延至该乡的中寨、坳寨、上六秀、下六秀等苗寨,主要举办地点是一个名为“金竹沟”的地方。“芒篙”是由苗语音译而来的,常见的译法有“芒蒿”、“芒钩”、“芒杲”等。

《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的申报书》中对坡会的定义表述为:坡会,是融水境内以苗族为主的各族群众悼念先烈、消灾祈福、鼓舞斗志、庆贺丰收、集体聚会娱乐的民间传统节日。融水苗族系列坡会群,是指春季从正月初三至十七这段时间内,融水境内各地无形中形成的各个坡会,时间排列有序,从而形成一个系列文化空间。芒篙坡会就是其中之一。1989年初,安陲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决议将农历正月十七日作为本乡的芒篙坡会,芒篙坡会才以固定时间确定下来。也因举办时间为正月十七故也称“十七坡”,或“芒篙节”。

在民族融合和风俗包容下扮芒篙逐渐演变为具有原生性与独特性的祭祀活动,于每年农历正月十七举行。芒篙坡会期间以扮芒篙为主要特色活动,并伴随着斗马、吹芦笙、跳踩堂舞、唱苗歌等多种内容,是苗族人民驱邪祈福、歌舞斗志、情感交流、传承技艺的盛大民族节日。

(一)芒篙坡会服饰

芒篙坡会以苗族最具代表性的民族服饰“百鸟衣”最为抢眼。“百鸟衣” 被作为坡会物资交流的主要内容,集刺绣、织锦 、蜡染工艺之大成,色泽鲜艳美丽,构图严密典雅,针线细致。其做工复杂,要经过染布捶布、裁缝、绣花镶花边、镶挂羽绒四道工序。首先一针一线地在布条、布片上绣出最美的花、草、虫、鱼之类的图案。然后按比例将这些绣有图案的布条、布片镶缝在衣服上。女装还要把 12条约 5厘米宽、40厘米长的绣花布,吊缝在百褶裙上。而镶挂羽绒则是取百鸟之羽绒,分别扎成一小束,串上薏米壳,镶挂在衣服上。

(二)芒篙坡会特色活动及风俗

芦笙踩堂是苗族坡会最有特色的活动,所以又称芦笙节。以村寨为单位的 10多堂芦笙队如潮水般涌入,在各自神圣的芦笙柱下祭祀踩堂。芦笙共分 12种音本,每种音本芦笙音调高低不同,每堂芦笙只能用一种音本。

芦笙响,脚板痒。坡会上的踩堂舞是苗族舞蹈的典型代表,坡会期间伴着悠扬的芦笙,苗家姑娘们多姿的舞蹈也颇为引人注目:几十名青年妇女身着盛装,围圈而舞,气氛欢快,场面热烈。粗犷热烈、节奏紧凑的铜鼓舞;娓娓移动,的锦鸡舞,都令人赏心悦目。

笙队竞赛。里圈人吹奏低音,芦笙体长而大,演奏者身体不扭动;外圈的人吹奏高音,芦笙体短而小,身体大幅度摆动。大伙使尽浑身解数,谁都不肯相让,尽管刚刚结束一轮,但只怕其他人声音盖过自己的队伍,因此领头人又连忙吹起引导声,整个场面气势非凡。

斗马是苗族特有的节目,香粉乡古龙坡会的斗马尤为激烈精彩。在融水苗家,家无马不雅,节庆不斗马不成节。

过去,苗家人常用斗马来选择爱情。斗马中的英雄最容易赢得姑娘的芳心。现在斗马多是两匹马在争夺“爱情”。骑手用雌马挑逗雄马。当雄马心动时,另一匹雄马出来抢。两匹雄马为了得到雌马的青睐,展开激烈争斗。两马使出了踢、踩、踏、摔的招数,拼命撕咬,越战越勇。最后一马被踢得招架不住,竟跑出了斗马场。

融水苗族坡会不仅禳灾祈福、鼓舞斗志、庆贺丰收,还是年轻人的“情人节”;坡会上青年男女三五成群、互唱苗歌,入夜之后踏着朦胧的月光赶去对歌“坐妹”,浪漫而独特。

二、分析芒篙坡会的内涵及文化

(一)芒篙崇拜与信仰

分析芒篙崇拜具体涵义是我们研究芒篙坡会要着重探索的问题。芒篙在当地人民心中有着特殊意义,那么这种崇拜意识是如何产生的呢?首先芒篙崇拜与苗民对元宝山的崇拜有一定关系,是其形成的发生地和根源,。通过流传的民间故事不难看出,芒篙是在极端恶劣的自然和社会条件下,迫于生存压力而产生的一种对山体朦胧而神秘的认识,由此形成了对这种力量的崇拜。

在他们看来,以山体崇拜为基础形成的芒篙能祛除病魔、驱赶野兽,使生活安定,这就给苗民带来了心灵上的强烈慰藉,并认为芒篙能庇佑族群和繁衍生息,且关系宗族的兴衰。这种自然崇拜形成了芒篙崇拜的基础,可以说苗民对元宝山的崇拜是一种可继承的、延续的信仰。

自然崇拜。从当地复杂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可以科学的佐证苗民对芒篙的生理和安全需求。广西融水苗民聚居地区都是山地丘陵地势,人迹罕至加上社会生产力极其低下,苗族先民们需要一种能带给他们希望的寄托,以期得以生存和繁衍。为了战胜自然和社会带来的危险芒篙应运而生。值得注意的是,芒篙活动中芒篙腰间会有用稻草编织男性生殖器官的象征物,并在祭祀活动中对女性进行追赶。这个现象的产生可用满足生理需求来解释,是当地苗民希望人丁兴旺、繁衍生息的生殖崇拜的表现。在无情的大自然面前,人们缺少预防能力和足够的抵抗能力,疾病、盗抢给他们带来损失,他们必须祈求殖神的庇护,需要壮大民族群体。

生理需求。生理需求作为最基础、最根本的要求,没有生理上的需求其他的需求就无从谈起。从走访和调查书籍来看,苗族先民一次偶尔的扮芒篙吓走了盗贼和猛兽,给苗民心理上带来了极大的慰藉和安稳,并认为在芒篙背后仍然存在一股强大的力量保佑族群,帮助他们消除病害、繁衍生息。这种由心理需求发展到对安全的需求的过程得到了完整体现。

其次,在生理和心理得到极大满足下衍生出归属与情感的需要。人的生存发展必须有一种归属感,这种归属感使人们认可自己属于某一群族。在时代的不断发展和苗民需求下,人的力量逐渐增强,使得原先“神”的形象逐渐人化,并在人化的基础上又附着苗民对神灵的崇拜因素,对此芒篙在满足苗民归属与爱的需要层次上,当中国人在对天地、祖先的崇拜之中实现了对生命的强调时,神鬼崇拜就很自然的让位于祖先崇拜了,祖先崇拜是中国家庭和宗族的精神基础,通过祭祀仪式,祖先就成为家庭延续和宗族团结的象征。包含了苗民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的信仰习俗。无论芒篙是神还是人的化身,都使人民把自己的信仰寄托在它身上,并以此作为自己的归属。

最后,通过形成的归属感与相互爱的心理认同,产生了相互尊重的需要。这种尊重强调的是“自我价值的实现”以芒篙扮演者为例,被选定为芒篙的人必须是具有想成为芒篙的信念者,当然也并非谁都能扮芒篙,芒篙的扮演者还要经过挑选,“这个有着神灵感应的人便成为具有选择和被选择的权利”,是一种双向的互选形式。扮演者把能扮演芒篙视为一种神圣的责任。因为他被赋予了族群共同心理信仰,是来保佑族群、清除疾病等。

芒篙坡会文化内涵是以芒篙崇拜为中心,以当地苗民在自然崇拜的基础上发生之具有原生性和民族性的生殖崇拜、祖先崇拜相结合为主要特征的。

(二)芒篙坡会中的傩文化

芒篙坡会中体现了原始的傩文化。芒篙具有原始傩文化的“驱疫赶鬼”的广泛意思。芒篙很大程度上是处于人们“驱邪赶鬼”之意,从芒篙坡会中的一首祭词中就有体现:“今天日吉祥,今晚夜吉利日吉利中崽出生,吉利夜鹅崽出生。今天我寨八姓人,有八方朋友。去那古老的培松山,到那原始的培松森林,把芒篙请到我们的芦笙坪,进我们的芦笙堂。芒篙来驱邪赶鬼,芒篙到消恶除晦,芒篙来老者长寿,芒篙到少儿健康,芒篙来五谷才熟,芒篙到六畜才旺。我的嘴巴有油,我的口水成药,我吐口水给狗,狗会打猎,我吐口水上石头,石头会长青苔,我吐口水上木栋,木栋会长香菌。我讲成就成,我讲是就是”。从祭词来看,芒篙是来“驱邪赶鬼”的,是来“消恶除晦”的,当地人民认为芒篙能祛除各种邪恶与污秽之物,使“老者长寿”“少儿健康”“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因此,芒篙坡会期间当地人民乐于接触芒篙,认为芒篙能给他们带来兴旺。

由此说明芒篙带有“傩”的原始意义即驱疫赶鬼。

从芒篙的形成来看,芒篙在发生之后得到了苗民的认可和信奉,发展到后来有组织的节日庆典,它在表现以及呈现方式上形成了具有约束和提倡的“礼仪”之风。芒篙坡会也是从普通的驱邪赶鬼,发展到后来对自然崇拜和祖先崇拜,内容随着社会的发展不断丰富。再则,傩乐已从最初驱鬼的意识逐渐成为歌舞为表现形式的祭祀歌舞艺术。这从单纯的扮芒篙到形成现在相对有体系的“芒篙舞”得到体现。

芒篙坡会确实具有部分傩文化内涵,但并没有得到完整发展。一方面傩文化的发展过程大致可以分为“仪、礼、戏的发展过程。傩文化是从歌舞祭祀中蜕变出来的戏剧性表演。其中音乐是这个阶段傩活动的主要表现形式。扮芒篙的整个形式,是先由芒篙从山上呼喊而下,围着芦笙柱转并伴着芦笙舞做摇摆动作,不时会触摸观看的群众。扮芒篙过程中没有固定音乐,没有固定祭祀场所,也没有固定的剧情。芒篙坡会没有向戏的形式发展。

(三)芒篙坡会的文化价值及功能

  根据前文所述的芒篙坡会所蕴含的信仰习俗,从芒篙坡会对人到对社会层面上的影响来看,我们可以总结出芒篙坡会文化价值及功能:

1、芒篙坡会是苗民情感沟通的纽带。通过芒篙坡会这一文化空间,青年人可以自由追求自己的爱情,老者可以叙旧谈天,各个群体都能在芒篙坡会中满足感情的需要。

2、教育功能。芒篙坡会体现的生态观念和信仰就是对参与者的教育内容,参与芒篙坡会的人都会自觉或不自觉的感受到其中的积极力量,从而使道德要求和善恶观念在人们道德观念中潜移默化。其次,芒篙坡会使本民族人民能熟悉自己的祖先所创造的历史文化。

3、娱乐功能。融水苗族地区特殊的地理条件造成的交通和文化的闭塞,所以很少有先进的精神文化能融入,芒篙坡会也就担当了满足人民精神文化需要的功能,在祭祀芒篙的同时,也是在为参与者提供一个娱乐的场所和形式。通过芒篙活动,也能起到娱乐的目的。

4、芒篙坡会是增强民族认同与凝聚力的桥梁。苗民们情感的沟通是芒篙坡会增强民族认同和凝聚力功能形成的前提。融水苗民在自然与社会的威胁下形成了芒篙崇拜,芒篙是他们自我保护的勇敢见证,是他们的精神支柱,对芒篙能庇佑他们驱邪除疫深信不疑,并成为在种族间的一种普遍信仰。祈福平安、五谷丰登是融水苗族人民的原始愿望,由此形成了一股强烈的民族认同感和凝聚力。

结    论

  总的来说,作为苗族人民共同参与的盛大活动,芒篙坡会呈现出了人对自然、对祖先的敬畏和崇拜,这是当地苗族人民共同的信仰,形成了芒篙坡会民族性的特征。芒篙坡会很好的诠释出了民族性和原生性,这些文化内涵是芒篙坡会中展演的主要内容,并在芒篙坡会中找到了依托,赋予了芒篙坡会深刻而重要的文化价值与功能。芒篙坡会在时代的变迁中将不断展示着它特有的魅力。

广西融水苗族芒篙坡会(图片源于网络)

参考文献:

  [1]陈旭霞·民间信仰·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2009

  [2]赵国华·生殖崇拜文化论·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0

    [3]姚兵·广西美术出版社·2013

  [4]钱茀·傩俗史·南宁·广西民族出版社·2000.

  [5]《融水苗族自治县概况》编写组·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概况·北京·民族出版社·2009.

  (责任编辑:李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