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读林语堂《苏东坡传》

2017-11-10 22:38 从原文学社 魏政勤 次阅读 条评论

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其语言清新自然,诙谐幽默,一位元气淋漓的大文豪跃然纸上。苏东坡与林语堂跨越千年,为何林语堂偏爱苏东坡并为其写传记?待细细品味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便能悟出其中一二味。

不难发现,林语堂与苏东坡性格极为相似。在记述苏东坡的事迹过程中,作者秉持“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的幽默文风与治学宗旨,融入了大量的主观情感,似乎在与苏东坡的文学、思想、处事等方面寻求共通之处。加之对苏东坡的喜爱与崇拜,对苏东坡记述的角度也有所侧重。

在《苏东坡传》的原序中,林语堂开篇就对苏东坡的诗词文章、人格魅力、处世接物等几个方面极尽盛言,对苏东坡令人敬爱的特点的总结堪称经典,毫不掩饰地表达了对苏东坡的喜爱。在第一章文忠公中,林语堂认为:知道一个人与否,与他是否为同代人没有关系,主要的是对他是否有同情的理解。在历史的长河里,中国文人比比皆是。林语堂偏爱苏东坡,自认为了解苏东坡,为苏东坡的过人的才华和鲜明的人格倾倒。

林语堂强调苏东坡的作品自然轻灵、永远清新,打破描写闺怨相思和传统诗的桎梏,拓宽了诗词创作的领域,将道、禅和人生哲理皆融入诗词文章中。他认为苏东坡的文章能使读者快乐是其一大特点。众所周知,苏东坡的诗词文章清新豪健、独具风格;而林语堂坚持广达自喜,独抒性灵,谈吐幽默。他的散文亦庄亦谐、文字自然流畅、笔调闲适。正是因为作者的为文之道、文学创作理念和风格与苏东坡有共同之处,使得林语堂生出惺惺相惜之感,跨越千年产生共鸣。

林语堂对苏东坡的偏爱,不只是停留在文学的共鸣,还有精神的共鸣。因此,他认为苏东坡在中国历史上的特殊地位不仅因为他在诗文书画艺术上的卓绝之美,还对自己的原则主张始终坚定不移。第二十二章工程与赈救中,杭州遭遇洪水,急需拨款放仓解救饥民,朝中之人无动于衷,只有苏东坡一个人仍然不断上表。第二十三章百姓之友中,苏东坡针对王安石新法留下的后遗症,始终坚持上请求宽恕百姓欠朝廷的债务,最后如愿以偿。而林语堂,在写作时,也有自己的原则和主张。他没能听取鲁迅关于不要把小品文当成“小摆设”的规劝,而是另辟蹊跷,在文章中融汇东西方智慧,坚守着追求心灵的启悟。苏东坡与林语堂在自己各自不同的方面,始终坚守自己的原则。

因对苏东坡的偏爱,林语堂不自觉地在记述此传记中融入自己的情感与观念,以寻求与苏东坡的共通之处。在第四章应试中,苏东坡在父母安排下,与王弗成婚,婚后生活颇为美好。林语堂对此深有感触并大加赞美。他认为:在父母安排下的婚姻,简单省时,选择的自由大,范围广。而林语与妻子的婚姻同样是先结婚,后相爱,五十年相濡以沫。他们的爱情是在婚姻中滋长、与日俱增的。所以他说:所有的婚姻,都是缔构于天上,进行于地上,完成与离开圣坛之后。由此可见,因对苏东坡的偏爱,在记述苏东坡时,林语堂将自己的婚姻观加于苏轼的婚姻中,以求共通。

除了融入自己的主观感情,林语堂还将自己“脚踏中西文化,一心评宇宙文章”治学理念融入此传记中。以便西方人更能理解苏东坡和中国的文化,为中西文化交流搭建起桥梁。在第一章文忠公中,他将苏东坡的人格和才华、和西方的莎士比亚的创作、莎翁的诗句比喻为一种奇迹,认为他们作品情感的力量都直击心灵;他以西方人物论苏东坡之受后人欢迎,则说到:苏东坡的青春活力颇像英国的小说家萨克雷,政坛上的活动与诗名像法国的雨果,他动人的特点又仿佛英国的约翰逊。林语堂将苏东坡与西方的人物进行类比,这不仅拉近了读者与中国文化的距离,更让中国文化在西方人眼里更能理解。正因如此,此书出版以后,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而林语堂能将东西方文化融会贯通,并且如此自然地加以阐释,除了深厚的古代文学功底,还有他在国外求学积累的知识。深受东西方文化熏陶的林语堂,也始终秉持这国际范儿的治学理念。

特别令人费解的是,林语堂在此传记中,似乎刻意贬低王安石,以衬托苏轼之伟大。王安石变法有利有弊,我们应该辩证地看待。在此传记中,林语堂以青苗法为重点,将王安石写成了一个野蛮人,频频“数落”王安石,大量记述了王安石性格怪异、偏执、固守己见、为排除异己而不择手段。。而苏轼则站在正义者的角度上,对青苗法进行反对和抨击。苏轼对其的反对和抨击不无道理,但林语堂却忽略了,年轻时的苏东坡,是狂妄的,苏东坡对王安石变法全部否认,对王安石变法进行猛烈抨击。直到中年后的贬谪岁月开始,他在慢慢反省王安石变法中的合理之处。苏东坡与王安石早年在朝廷为官,是水火不容的政敌,贬谪后的苏东坡,不再对王安石变法一味否定和抨击,对王安石变法产生了新的理解。苏东坡在调黄州之际,拜访王安石,冰释前嫌,终成诤友。然而林语堂并未过多提及,不免让人产生此传记有贬低王安石的意味

林语堂在写《苏东坡传》时,虽参考了大量资料,但是林语堂因对苏东坡的偏爱,自己的主观情感和感悟便会不自觉地融入其中,客观不足。若要客观了解苏东坡,只阅读此传记远远不够,全面、客观。尽管如此,林语堂笔下的苏东坡有血有肉,不妨也走进林语堂,走进他的《苏东坡传》,认识林语堂心中的苏东坡。

 

责任编辑:李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