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从《啼笑姻缘》与《金粉世家》看张恨水的创作特色

2017-11-14 19:53 从原文学社 肖云凤 次阅读 条评论

张恨水是著名章回小说家,被老舍评为“20世纪唯一妇孺皆知的作家”,他的作品热诚关心并积极在现社会现实,不仅继承了章回小说的特点,同时吸取了西方小说的某些技巧,使传统形式与现代内容相适当,章回体与新文学相融合。他的亦雅亦俗,融入现代与传统于一体的独特艺术特色,在现代文学史上可谓是独树一帜,从而大大提高了中国通俗文学的水平。因此,在研究张恨水的作品能更深刻的理解处于文学转型时期的文人心态,更全面的了解20世纪的文学史。

《啼笑姻缘》是张恨水成就最高的一部小说作品,而《金粉世家》则被誉为民国《红楼梦》这两部作品都大大提高了张恨水的影响力,们打破了传统小说单叙言情的模式,以爱情为明线,社会背景为暗线,融入了言情,武侠,社会于一体。他的笔触接了近社会底层民众,对于低层民众报以同情,张恨水的这种既要为中国普通民众写作,又不一味的迁就读者,而是对读者负责的态度决定了他小说是“雅”与“俗”的统一。

张恨水对于传统文化的格外依恋,对传统道德的分外推崇,同时又对新小说的表现形式很感兴趣,并认识带新道德的某些和理之处,在这种心态下创作小说具有新颖的审美特色是自然的,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艺术特色。20世纪的中国正处于新旧文化交替,现代与传统对立又融合的特殊文化时代,张恨水在这个潮流中,始终保持着自己的创作特色,其小说独特的创作特色表现在以下方面。

首先,在小说的表现形式上,是立足与传统古典小说的章回体的同时,能融入景物,心理和细节描写,内心独白等形式小说的手法,以及打破传统小说的顺序叙事模式。采用倒叙,插叙等叙述方式。例如:沈凤喜在赢钱之后,心理反反复复,一会儿想到将军的钱,一会儿又想到樊家树的好,把一个女子处于矛盾边缘的心境描写的惟妙惟肖。《啼笑姻缘》在叙事时基本沿用了持叙述的时间模式,既按照情节发展的时间次序展开叙事,小说共22回,按照樊家树和沈凤喜,关秀姑,何丽娜3位女性的感情纠结来展开情节。小说首先描写樊沈二人在天桥的杂耍场面中相识,逐渐发展到两个人相恋。从第十回到十二回,军阀刘德柱利用金钱和权势抢走沈凤喜,导致樊沈爱情发生裂变。由此可见,故事的叙述时间是按照顺序发展的,没有出现那个时间段被遗失的情况。但是,传统章回小说的这种连贯叙述虽然能够满足读者的接受思维,但很容易产生一种枯燥乏味之感。因此,这部作品在秉承这一模式的同时,也对此做出了一定的突破。它在一些情节的叙述上摒弃了持续叙述方式,采用概括叙述的模式,主要体现在对关式父女的叙述中,文中只在第十三回和第十九回中详细叙述了关式父女的侠女行为,而任中间的历史视乎都不曾见,形成了一段空白,给读者留下了无尽的想象空间。

张恨水先生的小说则是用诗的语言来描写场景,《啼笑姻缘》的“豪语威风主倾囊买醉,哀音动弦索满座悲秋。”《金粉世家》的“消息索哀词人悲秋扇,生涯寄幻影梦老寿婆。”我们注意到他习惯用九言句的对仗,而且多数用了上五下四的句式,与现代诗人提倡的九言诗相吻合,这是他章回小说的一种新革。

其次,在小说的内容和主题上,张恨水抛弃了才子佳人后花园私定终身的情节,否定了通过剑客口吐白光,飞剑斩人头的方式来拓宽读者,而是在继承古典小说现实主义传统的基础上,通过歌颂青年男女的纯真爱情,抨击黑暗腐朽的社会来表达当时市民读者内心的普遍心事,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张恨水的小说立足于社会现实人生,把言情与谴责结合起来,采用了“叙述人生”的方式,形成了“社会为经,言情为纬”的创作格局,并在娱乐情与严肃性之间保持了适度均衡。正因为张恨水小说亦雅亦俗,现代与传统相融合的复杂艺术特色,才使得张恨水小说作为通俗文学为普通民众所接受,其思想内涵又可和新文学作品相媲美。

正如矛盾先生所说的:“三十年来,运用章回体而“善为扬弃”,使章回体小说有所不同了。”很重要的一点,是他写出了那个时代社会生活的某些真实方面,并表达了自己的爱恨。另一方面,他的小说也是不断变化发展的。这是一种尊重传统性的革新,也就是矛盾先生所说的“善为扬弃。”使章回体小说再次焕发出新的生命力,开启了新文学的一个新时代。

 

责任编辑:李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