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致青春》之我见

2017-11-14 19:59 从原文学社 杨娜 次阅读 条评论

辛夷坞在《致青春》中感叹道:青春就是用来追忆的,当你怀揣着它时,它一文不值,只有将它耗尽后,再回过头看,一切才有了意义——爱过我们的人和伤害过我们的人,都是我们青春存在的意义。

致青春——致的是终将逝去的青春,那些青春里的人和事,回首才发现他们的珍贵,犹如封存的“陈酿”。郑微的青春里那些爱过她的人和伤害过她的人都在多年后成为“陈酿”,不管醇香或是浓烈,他们都成为了她青春时光的见证者。

朋友这种关系,最美在于锦上添花;最可贵,贵在雪中送炭;朋友中的极品,便如好茶,淡而不涩,清香但不扑鼻,缓缓飘来,似水长流。在郑微的青春里阮莞就是“一杯好茶”,但阮莞更像是郑微青春的“指路人”,她教郑微喝酒,她给郑薇肩膀,她带着郑微一步一步走向成长,她总是比郑微成熟许多,也比郑微更容易看透。但就是这样聪明又美丽的阮莞也有她的“傻”,她不顾一切地爱着那个像个孩子似的男孩,为他付出一切,包括青春,然而这个没有担当的男孩最终是负了阮莞的青春。最终她把自己一个人留在了青春里,她的青春不朽了,而坟前的满天星却依然鲜活。

青春里的爱情或许就是这样,我们全心全意去爱,却不一定能得到等价的回报,即使如此,我们依然愿意为此做一只奋不顾身扑火的飞蛾。就如张开对阮莞。在阮莞的人生里张开甘愿做一只飞蛾,甘愿在她的人生里做一个配角,就如满天星一般,在鲜艳的花簇中只做一点零星的装饰。而张开在阮莞的鲜艳明亮的青春里,或许还算不上装饰,只是一个配角或是过客。对于张开我是敬佩的,他用尽全力去爱着一个没有结局的爱情,明知是飞蛾扑火,却依然奋不顾身,这样的勇气或许只有青春里的自己才有。因为我们年轻,因为时光大好,所以我们可以勇往直前。

当青春即将逝去时我们的勇气也慢慢消失殆尽了。当时天不怕地不怕的“玉面小飞龙”在社会里摸爬滚打后也终是成了一个没了勇气的泥鳅。而当初那个自尊孤傲的陈孝正也失去了他的孤傲,只有野心。陈孝正曾说“他的人生是只能建造一次的大楼,所以他错不起,哪怕一厘米也不行。”而郑微的出现便是他人生中那一厘米的误差。陈孝正不是不爱郑微,只是不够爱,他更爱的是他自己。在一起的日子里,陈孝正的生活并没有因为郑微的突然闯入而有太多改变,他太笃定郑微对他的爱了,他笃定了郑微会在原地等他,他爱的骄傲。而郑微则是小心翼翼用自己最拙劣笨拙的爱人的方式去爱陈孝正,一点点靠近,一片片剥开,却发现他是没有心的。她把最好的青春都灌溉在陈孝正身上,用尽了笑和泪,让爱萌芽,虽然最终也没开出一朵花,可是这又有什么关系,即使没有陈孝正,郑微的青春也不会永垂不朽。有些人 我们把他留在回忆里,是为了要藉由他们,来怀念当时的自己

“或许每个女人年轻的时候都曾遇到过她的陈孝正,然后才会找到林静;而每个男人都曾是陈孝正,当他终于成熟,就变成了林静。”如果说郑微对陈孝正的爱是年轻时的勇气,那么林静则是阅过千帆后的避风港;如果说郑微爱的是陈孝正的孤傲,那么林静则是让她爱上了依赖。陈孝正是青春里张扬放肆的自己,林静则是成长后的自己。每个女孩都会在张扬的青春里放肆地去爱几个人,不管能否走到最后,都是我们对青春的一种诠释。而当我们过了青春勇气的年纪,总归会安定下来,找一个可以依赖的人安稳慵懒地过完余生。而林静只是恰好在郑微爱累了想找个港口停泊的时候出现了,给了她安稳,让她可以依赖。林静与郑微的爱或许只是一种“亲情式的依赖”,自小便熟知让他们更加依赖与相信彼此。或许郑微对林静的爱比不上对陈孝正那般浓烈,但却是安稳的,如同烈酒过后的清茶,入口无味,回味却甘甜。陈孝正是郑微青春的见证者,也陪她走完了青春的放肆与张扬,林静是郑微余生的同行者,会陪她走完剩下的人生时光。

《八月长安》中写道:青春就是这样吧,谨慎珍惜还是放肆恣意都一样,反正不管怎么度过,最终都会遗憾地明白,这段好时光,到底还是浪费了。辛夷坞的《致青春》亦是如此,不论我们快乐与否,珍惜与否,它都即将逝去,只能成为追忆。而正是那些回忆让我们念念不忘,始终记挂,让我们一代又一代的人感叹青春的短暂与珍贵,歌颂其为“最美好的岁月”!但人们声称的最美好的岁月其实都是最痛苦的,只是事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才那么幸福。回忆就如调味剂,淡化了青春里的背叛与伤痛,放大了时光里的快乐与感情。

席慕容说: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青春里的我们以及青春里的感情都是这本书里的一个字符,匆匆翻阅,便没有机会再回头经历了。所以那些青春里爱过我们的人,伤害过我们的人,都值得我们去怀念,去致敬。是他们一步步教会我们成长,从青春懵懂变得成熟。我们的青春值得我们去致敬去追忆!在看完《致青春》后明白了青春终究会随着时间的列车离开我们,我们坐在时光的列车上看着朋友,爱人一个个下车,最终只剩自己的时候,青春便到头了,谁都一样,我们每个人都是孤独的。然而孤独的我们还有回忆作伴,还有青春可以歌颂,如此便足够了!

 

责任编辑:李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