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岁月有痕,难忘学途

不知不觉今年已是大四,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的学子,心里不免怅然若失。若说大学四年光阴似箭,我却感觉大学四年的光阴更似流水,细水长流,一路上都留下了难忘的痕迹和收获。

回顾起来到广外的第一天, 九月却酷热似盛夏。我拖着笨重的行李箱,在“小红帽”志愿者的指引下完成了新生报道。彼时大一,一双眼睛对大学充满了好奇,看着来来往往的学子,我在思考该如何尽快融入这个环境。显然所有问题,都由岁月来解答。

在努力融入大学这个环境的时候,我第一步便收获了友谊。当军训开始的时候,我很自然地和宿舍的小伙伴打成了一片。我住在一个几乎全是外省学子的宿舍,尽管有着天南地北的差异,我们在生活中却很合拍。现在回顾起来,大学四年里充满了琐碎的小事。在青涩、任性的心境过渡到成熟、懂得换位思考的这个过程里,我们都在成长,学会互相包容、互相理解,最后还能很好地相处,这份友谊将会是毕生难忘的。

说到大学里的活动,大一总感觉是活动最多的一年,更多源于那一年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好奇。班级举办的活动、文学院举办的各种征文比赛、面临着加入学生会、社团等等。我是一个从小就对文字十分敏感的女孩,就读汉语言文学专业也出于对文字十分的热爱。大一学院、学校举办的征文比赛,我都会积极参加,码字对我来说不是痛苦,而是一种乐趣。在参加大一的“橄榄绿 军训情”校级征文中,意外地获得了征文比赛的“一等奖”,因为这次征文比赛,认识了校新闻中心主任梁淑辉老师。而我后来加入校记者团时,才知道梁老师也是校记者团的指导老师、往后指导我新闻写作的人,这真是一个奇妙的缘分。

回顾起大学四年的历程,都与“新闻”脱不了干系。随着我加入文学院分团委学生会传媒中心、校记者团,我的重心放在了新闻写作上。其中我在院学生会里锻炼了基本新闻写作能力,在校记者团时进一步提升了新闻写作能力。大学四年,最难忘的是校记者团,我从大一的采编部干事到大二成为采编部部长,再到大三担任校记者团团长。大学里三年的时间我都在校记者团中锻炼。由于在校记者团里的实践任务很多,我在工作中结交到了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大家都有着做新闻人的信念,往往谈天说地,一起憧憬未来的职业。而我与校记者团的工作伙伴们最难忘的一件事是跟进报道15级新生冬训。由于冬训是在寒假开始时实行,校记者团必须留下来几名做新闻的伙伴报道跟进。我和其中几名小伙伴留了下来十数天。一月份的气温有些冷,最低温那天是2度。那些天一大早七点多开始拍摄冬训画面,晚上在校办整理当天新闻,往往加班,有时到晚上11点才收工。最后新生和教官在宿舍楼合照告别时,我们去报道了。看着大家告别的画面,感到很触动。完成了一系列军训报道,我们也有更多领悟,新闻人免不了要风里来雨里去,出于对新闻的热爱,我们也会感谢此刻的付出和锻炼,心情是满足而值得的。

说到大学四年的课业,我比较喜欢的一门课是外国文学,因为这其中充满了许多感兴趣的文学内容。这门课是我的班主任岑园园老师教的。在这门课的学习中,我上台讲了《飘》的读后感ppt,也看了《乱世佳人》这部经典传奇的影片,至今给我很多启发。我们在生活中都要像故事结尾的郝思嘉一般有勇气展望明天,认为明天又是另外的一天。感谢任课老师们,认真地给我们上每一节课,面临毕业之际,我的心中对老师们充满着深深感谢。

曾看到过这样一个问题,上大学与不上大学的根本区别在哪里,是否这个社会只要能挣钱就不在乎上不上大学了?而我念完四年大学之后,已经有觉悟地可以回答这个问题。上大学与不上大学的根本区别就在于上大学能提高个人的素质,不易陷入庸俗的思想,在寻找人生观的过程中,逐步建立自己的价值观,最后步入社会时成为一个有思想层次的人。就如同谈论起文学界的张爱玲和时尚界的川久保玲,思想层次一样的人能侃侃而谈。虽然我不认为上过大学的人就比不上大学的人收入高,但是无可否认大学完善了我们的价值观,逐步建立着我们的思想层次,甚至拨云见日找到了一生中的道路,这都会影响我们一生。

                             

                               

         岁月有痕,难忘学途

     (责任编辑:李素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