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从红房间的幽灵到阁楼上的疯女——172年前的简爱如何自立自强?

勃朗宁夫人在《致乔治桑》写道,“你的灵魂,被囚禁在狮子般躁动不安的感觉中,发出反抗的悲鸣。以怒嚎对怒嚎,唯心灵之所能。”(Whose soul, amid the lions. Of thy tumultuous senses, moans defiance. And answers roar for roar, as spirits can.)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博学讲堂,去倾听、去感受、去体验一个伟大的女作家,一个不朽的女形象,几个卓越的女学者,依靠她们强大的灵魂和才华,如囚禁之狮,发出了反抗的怒嚎。由广西外国语学院文学院主办,商务秘书协会承办,博学大讲堂于2019年12月2日在知新楼A102教室开讲啦!

一、主讲人简介:

金丽,1957年生,四川大学文学硕士(1988),美国艾里夫研究院宗教学硕士(1998)。原为广西民族大学文学院教授、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带头人。现为广西外国语学院欧美学院教授、翻译专业带头人。

  主要学术成绩:

1.英语版《壮族历史文化》(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年),获广西高校优秀教材一等奖(广西教育厅2011年);

2.翻译美国杰弗里·巴洛《壮族:他们的历史文化与民族性》(广西人民出版社,2011年);

3.《广西高校重点教材:壮族民间故事选 壮汉英对照读本》(广西人民出版社,2010年);

4.《圣经与西方文学》(北京:民族出版社,2007年);

5.《世界文学视野中的广西少数民族文学》(广西师大出版社,2006年)。

二、主讲内容:

(1)  《简爱》问世百年以来,人们在书房读简爱,在课堂讲简爱,简爱是一个灰姑娘的励志故事。

(2)  40年前,两个美国女人在读博、求职、生娃、持家的艰难挣扎中,不约而同地盯住了《简爱》中一个被幽禁被忽略的女人,她们发现,“客厅-淑女-简爱-新欢”与“阁楼-疯女-伯莎-旧爱”,实乃一人两面,简爱是一个被撕裂的女性形象。

(3) 上述这种女权主义的文学批评,有着扎实的文本依据和故事逻辑。走在聚光灯下的自立自强的简爱,背后藏着一条长长的黑影。问题是,“从红房间的幽灵到阁楼上的疯女”这一条长长的黑影,百年以来成千上万的读者真的看不见吗?

(4)  是的,看不见!或者说,看不清楚,懒得究竟!用哲学家柏拉图的比喻,这是“洞穴之见”;用诺奖经济学家诺斯的术语,这是“路径依赖”。我们要永远感恩那些突围洞穴走出新路的思想家,例如,1979年写出《阁楼上的疯女人》的美国女人吉尔伯特和古芭,再如,1949年写出《第二性》的法国女人波伏娃。没有她们,我们看不懂简爱,更看不懂我们自己!

三、活动对象:

文学院在校学生,均可参与本次讲座。

四、注意事项:

(1)      请不携带食物进入教室;

(2)      各班有秩序签到入场,寻找本班位置,尽快入座;

(3)      请各班负责人维持本班秩序,保持会场安静;

(4)      同学们做好笔记并派代表撰写新闻稿(于周二下午16:50前发到学院邮箱)。 


                                                文学院

2019年11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