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2019文学院新闻采写大赛一等奖】从跨时代到跨专业,从零开始——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翟长江专访

李白《将进酒》中“人生得意需劲欢”告诉我们,人生在世,想要得到自己心中想要的东西,就应该大胆去做,才是对自己最大的安慰。从八九十年代到21世纪,从学生到老师,从英语到思政,有目标,有梦想,有兴趣,有上进心,术业有专攻,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翟长江做出了他自己想要的选择,成就了自我。

 

习之中心甚矣哉!君子之学,贵乎慎始。——刘蓉·《习惯说》

采访者:您在学习过程中,有什么样的方法和习惯呢?

翟长江:关于学习方法和习惯,依旧个人而言,所谓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短、但心灵接触就很长,每个人的都是不同的,每个人的是独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需要的、想要的、能要的学习方法,但是学习习惯,是从平常时所积累下来的,方法可以学,但是习惯是他人学不来的。那么多年以来,回想当初自己在学生时期的学习习惯,最好的学习习惯有三点:第一,勤奋,即要勤学、勤问、勤练。第二,思考,即乐于思考、善于思考、经常思考。第三,虚心。虚心才能发现别人的长处,虚心才能找到自己的不足,虚心才能看到自己和别人的差距。现在就职思政教师,当初的学习习惯还是存在的,但学习的方法会和在学生时期的不一样:首先就是要学得深、学得广。知识是无限的,在有限的人脑开发思维中尽可能的去储备更深层次、更广泛的知识是学习的拓展。其次,要学得专、学得精。专业水平和泛泛大众的知识文化一比较起来就很明显的,专业对口的情况下用自己的条件去完善专业知识,精细知识的力量,融入自己,这样可以让自己接受更多的知识。最后,要有兴趣的学习,找到学习的兴趣,找到学习的乐趣、找到学习的幸福。兴趣是最好的老师,有了兴趣才能让自己有足够的动力冲向前方更高的知识领域,我们不要把自己局限在平地上,学习的兴趣足以让一个人的大脑思维飞快活跃起来,学到更多的东西。

 

(翟长江副院长广外剪影 采访对象供图)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王安石·《梅花》

采访者:每个人的奋斗历程都是有故事的,您可以简单的说一下您的奋斗史吗?

翟长江:跨越两个时代,一路走下来的路程,不算什么奋斗史,说是求学经历比较准确一些。八九十年代的时候,作为一个农村的孩子,农村生活条件差,在当时,能够脱离农村,吃上公粮,是每一个农村孩子的梦想,为了这个梦想,无论是小学、初中、还是高中,特别是大学,很难上,要非常努力才能去实现。在中学毕业的时候,有机会可以考小中专,当时成绩很好的同学一般都会去考,他们认为读完三年小中专就可以分配到踏实的工作了,就冲着这个很多人都去读。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小中专不是我想要的,我的目标是大学。那些老师和同学听了我的想法,非常的不赞同,都建议我去读小中专,最后我还是很坚定的读了高中,目标就是要上大学,所以如果说真正奋斗的话,应该是在高中和大学的时候。特别是高三,高三那一年,基本上每天都只是睡三四个小时,两点钟之前几乎都是没睡过觉的,一直在教室里面学习到凌晨。当时每个同学都很拼,可以分为两类:一类像我这样喜欢晚睡的,另一类的同学是喜欢早起的。很多时候,当我们这群晚睡的同学离开教室回到宿舍的时候那群早起的学生就已经开始陆续起床去教室学习了,所以说整个高三阶段都是比较苦累的,最后能够梦想成真考上了大学,选了英语专业,这在当时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千淘万漉虽辛苦,吹尽狂沙始到金。——刘禹锡·《浪淘沙》

采访者:考研对于很多人来说很难,是什么让你选择了考研的道路?您在考研路上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您是怎样克服的?

翟长江:大学毕业后我在一个中学里做了一名中学的英语老师,安安逸逸的工作了6年,慢慢的就发现,这个中学教师的生活也不是我原来想要的,因为当时的我,下班后感觉无所事事,生活平淡无味,最后思索再三选择了考研。原本大学所学到的东西很多,特别是英语不考四级直接考了六级,但是经过了中学的几年之后,大学学到的英语知识差不多都忘记了,留下的只是一下基础的中学英语教学能力。考研对我来说几乎是从零开始的,考了三次,才考上了思政的研究生。对我来说,考研的时候遇到的难题主要有三个:第一,考研的时候,没有时间学习。在上班的时间学习是不可能的,不能被领导看到,都是偷偷的学习,基本上学习的时间都是下班的时候,特别是晚上才有时间,那个时间孩子睡觉了,家务忙完了,就开始陆陆续续的拿起书本教材和真题,去自学、多练。考研考了三次才考上,前面两次虽然没考上,但每一次考得的分数都是越来越高,可以感觉到自己是在不断进步的,其实有耐心、有信心、能吃得了苦头才有资格说要去考研读博。

(翟长江副院长赴延安大学泽东干部学院交流学习 采访对象供图)

 

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韩愈·《师说》

采访者:跨专业考研难度非常大,从英语专业转到思政专业,您当初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做了什么样的努力?

翟长江:我从英语到思政专业的跨越是有两个方面的考虑:第一,因为从事了多年的英语教学,对英语这个专业有些厌烦了,想换个新的领域,尝试新的东西。第二,我个人对政史类方面的东西还是很感兴趣的,平常时喜欢谈论一些国家大事,特别是国际上的问题,经常关注时政,也是因为有这样一个兴趣,所以才选择了思政专业。当时考研也是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思政这个专业领域的知识对我来说还是比较陌生的,也算是从零开始学习思政方面的知识,包括买教材和参考资料也是很难选择的一部分,千挑万选,选择合适自己的书开始一本一本的啃,复习时间的不足和跨专业选择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从初始者到精通者这个过程中艰辛无比,现实的残酷远非常人想象。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陆游·《冬夜读书示子聿》

采访者:自从您从业了思政老师这个角色后,您觉得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翟长江:作为一名老师,特别是作为一名思政老师,最大的挑战就是知识贮备要一直更新、一直更新,没有停止的时候。思政老师不仅仅要懂得思政方面的知识,要懂得一些外语、数学、物理、音乐等的东西,什么都要懂一些,全方位贯通,所以说,每个思政老师都是一个小的百科全书,并且,这本“书”还要不断的改版,不断的修订。它不像其他的专业的老师,一本教材只需要备课一次,下个学期还可以反复用原本的教案备课,即使有新的点子,但是也离不开最基本的课本内容。但是作为一个思政老师不行,我们思政这一方面所有的东西都是要求及时的更新,备课过程中,教授给学生的常识、案例、知识点的见解都是要与时俱进,更新为上,这是作为一名大学的思政教师最大的挑战。

 

粉色全无饥色加,岂知人世有荣华。——杜荀鹤·《蚕妇》

采访者:您做了马克思主义学院的教学副院长,肩上的担子肯定很重,压力大不大?有什么感想?

翟长江:做了马克思主义学院的副院长,要管理教学的方方面面繁杂、琐碎的问题,肩上的任务是很重的,好在马院的每个老师都是负责任的老师,他们非常讲究团队合作精神,有了各位老师的帮助、配合,虽然压力大,但还是开心、快乐的。这也是作为一个教学管理者的形象,服务了老师,服务了学校,服务了学生,同时也让自己得到了成长和发展,成就了自己。

 

采访者:汉语言文学1702班吴渊

受访者: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翟长江

采访时间:2019年12月12日下午3点

采访地点:广西外国语学院知新楼B204

网络编辑:唐敏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