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好好吃饭

如何形容时间过得很快呢?在我看来,大概就是你感觉像昨天刚刚发生过的,其实却是很久前的事了吧。正如我如今的感受,原来我已经大二了啊……

一年多前,我在父母的陪同下,第一次来到南宁,来到广西外国语学院。如果要我说一些当时的感受与那所谓的“第一印象”,那我只能很遗憾地告诉你:并没有,或者说可能有,只是我忘了。谁能指望一个即将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家伙记得这些字里行间都透着文艺与悠闲的东西呢?但我却依然记得在父母即将离开时我们一起吃的那餐饭,记得是在哪里吃的,记得菜的样式,甚至连当时那些菜的口感,我的嘴都能回味得出。但最最令我记忆深刻的,却是当时母亲临别时对我的一句叮嘱:“记得好好吃饭。”

是的,不是什么为人处世的大道理,也不是些能迅速提升交际能力的良方,虽然我也不认为会有这种东西,只有这一句普普通通的“记得好好吃饭”。我曾经在书中看到过无数种离别的方式,第一次离开父母的我也曾幻想过离别时父母的反应,而母亲这简单的叮嘱,说实话,我既失望却也觉得应该。失望的是,她没有告诉我什么太大的道理,让我那尚存的文艺“细菌”没有得到满足;而之所以觉得应该,也是源于一个与她的叮嘱完全相反的事实:我并不喜欢好好吃饭。

我从小就有一个令父母很头疼的毛病:做事不专注,就连吃饭也是这样。这也许是大多数孩子的通病,但我偏偏又是一个相当顽固的家伙,这使得我听不进任何人的话。无论是好言相劝,还是强硬威胁,都不能让我顺顺利利地把饭吃完。小时候,我每次吃饭都无异于一场战争,总是以兵荒马乱告终。

当我年纪大了些,逐渐懂得一些道理,也不再以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面对吃饭这件事。当然,这或许也得益于父母总是依照我的口味做菜以及我家那条“最后吃完饭的人要洗碗”的家规。但这也仅仅是表面现象,或许是小时候的记忆太深刻,我对吃饭这件事的印象并不好,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其实对吃饭并不十分积极,因为不爱,所以挑剔。在吃上,只要不合我的口味,我宁愿饿着,也不会动筷子。

在家中有家人的迁就,而到了大学,我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残酷的现实:这里的饭菜不会永远是合我口味的。因为父辈是北方人的原因,我的口味偏向于北方,我更喜欢重口味的、咸的食物,但又厌恶辣的东西。这种口味偏向在处于中部的湖北倒还不算明显,但到了南方的广西,我的味觉立刻无比无情又无比忠实地向我展现了南北口味之间绝大的差别。第一次在学校食堂吃饭时,我完全不能接受那甜的发腻的菜,拜托可以给我一点咸的菜吗?无数的菜以我从未想过的甜的姿态在我的口腔爆炸,我真的宁愿吃咸菜!当我顶着食堂阿姨责备的目光将基本没有怎么动筷的饭菜倒掉时,我终于明白母亲的叮嘱对我来说是多么的应该却又难以做到。

或许我真该佩服母亲的先见之明,我在广西所面对的尴尬局面大概早就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作为一个广西人,即使从小不是在广西长大,在我的外公、外婆的影响下也应该知道广西这边的口味与我的口味有多大的不同。但她还是在我表示想要到外省读大学时,让我填了广西的学校,对此,她只是很云淡风轻地说:“这可以锻炼一下你。”当时我不太明白她话里的深意,只当是她想要锻炼一下我独自生活的能力,却没有想到,这完全就是要锻炼我独自生存的能力啊!

“好好吃饭”,对于初到广西的我来说,是一件多么困难的事。如果说在家吃饭对我来说只是简单难度级别的话,在广西吃饭简直就是噩梦难度。我不只一次把酸甜口味的菠萝鸡当成土豆烧鸡吃了下去,那种你明明幻想了好久的菜,当你吃下去却发现完全不是这样的绝望简直令人崩溃。你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吗?那我只能说你实在太天真了,当我终于放弃了食堂的饭菜与米粉,投身于面点的怀抱时,我惊奇地发现,原来包子可以做成外皮是甜的而內馅却是咸的,这神奇的口味搭配令我不得不挫败地承认,对这里的食物,每一样我都不能再以自己过去的经历来判定。我开始无比想念家中的饭菜,想念酸菜馅的饺子、小鸡炖蘑菇、红烧猪蹄……过去,父母为了迎合我口味而做的饭菜,那些我曾经习以为常并不屑一顾的普通饭菜,对于现在的我来说竟是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即,一切都变了,从我到大学的那日起。

再固执的人终究还是会屈服于环境的,我适应了食堂大部分的饭菜,当然,那极少的一部分“奇异”口感的菜也让我时刻面对着会浪费一部分饭菜的危局,毕竟各高校食堂“黑暗料理”的名声可不是白叫的。我做不到可以无数次厚着脸皮顶着阿姨眼中的责备,却毫无负罪感地将食物倒掉。同样,目前我也还达不到可以完全适应这些神奇饭菜的境界,嗯,我一般会把饭菜打包回宿舍吃。

不得不说,人真的是一种具有极强适应力的生物,我曾经信誓旦旦地表示:我绝对不会接受那些但凡有丁点不合我口味的食物,也曾经绝望地认为我大概无法在广西做到母亲所说的“好好吃饭”了。但现实却是,已经大二的我,早就可以面不改色地吃着那些曾令我“闻风丧胆”的饭菜,也不再反复向家人哭诉自己面对不合自己口味的饭菜时的悲情。

对于我的母亲来说,“好好吃饭”也不再仅仅局限于字面意思了,它更代表着一种父母对儿女放手前的祝福。在儿女即将离开父母的庇护,前往一个全新的世界时,它也许是告诉你:“你要离开我们了,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可能不能继续像以前一样保护你了,也许这个世界不会像我们这样迁就你,但你一定记得要好好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