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广外文苑时光】我不愿让你孤单

  • 唐雅倩

今天街上的阳光很好,我把你带你出去晒太阳了。你总是喜欢一个人在家带着小花织毛衣,如果我不让你出去走走,那你自己也不会想着要出去。几天前和朋友一起去到养老院做公益,没有去到那之前对一切都是有关“爱”的...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记图书馆志愿者活动

  • 张春燕

11月25日,我与几位同班同学参加了广西壮族自治区图书馆图书上架志愿者活动。我们相约来到了公交车站,兴高采烈地踏上图书馆之旅。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黎明的早晨,街道上异常的安静,只有几家早餐店在摆弄着,这...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 时间呐

  • 唐雅倩

时间呐,总是走得这么慢。我们期盼着长大,盼了一个个漫长的冬天。还记得你脱下围巾围在我家门前雪人上的样子,脸颊发红了的你不知道是冷的还是害羞了。时间呐,为何你又走得如此快。当我们还在青春中意犹未尽时,...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汲取正能量,做好读书人

  • 从原文学社

转瞬即逝,已是10月中旬。2018年10月17号我们召开了《学习科学家的精神》。祖国老一辈科学家呕心沥血为国事做出卓越的贡献。我们看到了他们的功绩,他们的伟业。我们要时刻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国家负责,对...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夜市

  • 从原文学社

常年宅在家中,我已经快忘记夜市是什么样子的了。小时候的夜市是什么样子的?大概就是所谓大排档,有一个烧烤架子,摆一些桌椅,就可以走马开张。有条件的会租一个小门户,里间是厨房,代做下酒小吃,大多数是醋拌...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世界和平

  • 覃纪君

  我们倡导保护环境,是因为环境正在逐渐被破坏;我们呼吁和平,是因为战火一直在燃烧。最近上了一节《思想道德修养与法律基础》课,心情很沉重。讲到了叙利亚的战乱,老师沉重的语气道出每一次的战乱最后最受罪...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如果这是见的最后一面

  • 汉本1802班唐雅倩

如果这是见的最后一面,我会不会多看你几眼。如果这是见的最后一面,我会不会放下胆怯,快步上前。如果这是见的最后一面,我会不会握住你的手,和你聊聊天。如果这是见的最后一面,我会不会拦着你要走的路,把你留...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想写点东西

  • 唐雅倩

想你,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开始的。写下对你的思念,也是如此的顺手。点缀在夜空中的星光也是你的样貌。东边悄悄露出的太阳,是我羞涩的脸庞。西方那普罗旺斯的薰衣草,是我为你种下的芬芳。(图片源于网络)(网络编...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当我年少时

  • 从原文学社

青春斑驳了岁月,我不再对光怪陆离的灯光带有几近癫狂的痴妄,因为我发现我追求的不再是色彩,而是安稳而充实纯色。从前的我既渴望与众不同,又渴望出色出众,可是哪有那么简单,毕竟我既不优秀的光彩夺目也没有美...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车轱辘的远行

  • 从原文学社

打算远行了,永远也不想回去了,无论是旧时光还是新时光都不想在百无聊赖的生活下去了。我妄想的去寻找那个叫方向的小路,好让我能沿着那条小路追逐。可是当我跑啊跑啊,才发现在我面前有好多条小路,我该选择哪一...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记忆中的篮球和少年

  • 覃纪君

今晚去看了文学院男生联队对国贸商学院的篮球赛了,文学院男生联队赢了,刺激。让我想起记忆里篮球的一些事。作为一个女孩子,身高一直在同龄人中有些突出。旁人和家里的长辈都说我可以去打篮球啊,这么好的身高,...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父亲

  • 麻海珍

“总是向你索取,却不曾说谢谢你,直到长大以后才懂得你不容易。”每当耳边传来这熟悉的旋律时,我眼前总会浮现那个印象有点模糊却又十分清晰父亲,那个只会默默关心我,在背后为我付出的男人。小时候,我对“父亲...

阅读全文

【广外文苑时光】家乡的侬侗节

  • 麻海珍

我家住在天等县小山乡的一个小山村里,家乡里有一个特殊的节日叫侬侗节。我记得小时候最喜欢的节日就是侬侗节了,每次都很期待它的到来。那一天屯里面的老老小小都会兴致勃勃的坐着车去赶集,听屯里的奶奶说在经济...

阅读全文

好心欢喜

  • 唐雅倩

雨总是下得适宜停得及时,为早晨的空气带来了丝丝清爽。秋游目的地不能公交直达,要下了公交再走上三十分钟的路程。半途雨又开始稀疏地下起雨来,同学们都纷纷撑起了伞。同样在伞下的我视野因其不再那样开阔,开始...

阅读全文

每一段经历都是一种成长

  • scelgxufl

高三毕业那一年的暑假,我就想着自己出来挣钱。起初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出发到南宁来,对于一个在农村长大且一直只待在小县城的我。对于南宁我感到很陌生,那时候就想找一份兼职来做,刚开始的前几天我和朋友一直漫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