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电话:0771-4730936

富川瑶族蝴蝶歌的传承与发展现状考察   ——以莲山镇大莲塘村为例

[摘要]蝴蝶歌是富川瑶族人民的精神文化,已被列入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也是少数民族流传于民间的歌曲之一,世世代代相传得以生生不息。富川莲山大莲塘村的村民把蝴蝶歌作为他们的一种精神信仰,融入他们的生活、劳作与交流中,并且希望把蝴蝶歌的那份淳朴的情感和精神世代传承下去。此文以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莲山镇大莲塘村的蝴蝶歌为例,研究其蝴蝶歌在传承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以及它的发展现状。

[关键词]富川瑶族、蝴蝶歌、传承、发展现状

 

广西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是一个民歌较丰富的地方,蝴蝶歌是他们最具代表性的民歌之。它于清朝中期在富川大莲塘村流传,并得到传承与保护。蝴蝶歌主要是通过口耳相传的形式流传下来,《蝴蝶歌》因其独特的表现手法和演唱特征,成为富川瑶族(平地瑶)民间音乐文化的代表,被列为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女歌手唐代珍、唐玉翠曾于1964年参加广西民间文艺汇演,这次演唱使富川瑶族蝴蝶歌第一次成为大山以外的世叹。

 

一、富川大莲塘村蝴蝶歌的演唱形式

据富川大莲塘原住村民及蝴蝶歌保护者袁水生所述,蝴蝶歌采用的是二二对唱、一问一答的形式进行,有男女对唱、女女对唱两种形式,情歌一般是采用男女对唱形式。在蝴蝶歌的演唱中,对唱的两个人要求把头互相靠近对方,一方面是为了听清楚对方的唱词和腔调,另一方面则是一种感情交流形式的呈现。蝴蝶歌是通过口耳相传流传至今,很少有固定的歌谱流传下来,大都靠自由发挥,见山唱山,见水唱水。他们强调即兴创作,强调的是触景生情、见景编词歌唱的演唱形式,与广西壮族民歌“山歌”有几分相似。

蝴蝶歌的形式有慢摇和快摇两种形式,富川景山镇是属于慢摇形式,富川莲山镇大莲塘村的则是属于快摇形式。而大莲塘村传统原生态的快摇蝴蝶歌的特点是音调高、歌词长、节奏快、即兴、押韵。歌曲一般为4句,每句有63个词,统算共252个词,二四句押韵,且每个韵脚所压的都不是普通话音词,而是本地方言音词。

演唱蝴蝶歌为一字一音,一字一衬,词曲结合字多声少,加上每分钟达160拍的速度,要求歌者咬字、吐字又快又准,且快而不乱。蝴蝶歌的音节幅度为波浪形,要求该高的高,该低的低,后音绵延,每句的转接要自然和谐且要有表现出歌词带有的情绪。要达到这样的要求和境界,蝴蝶歌唱出来才有韵律感、节奏感,才有感情流露。蝴蝶歌是一种自由的民间歌谣,不要求固定的演唱场所,随时随地也随心所欲,只要想唱便能唱。又如平时人们在闲暇时、在田地间劳作之时,亦或是逢年过节都可以聚坐在一起唱歌欢乐。

 

二、富川大莲塘村蝴蝶歌的演唱要求

富川大莲塘村的蝴蝶歌是用本地梧州土白话演唱的,因此演唱歌手最基本的条件便是会说本地方言。在大莲塘村流传的原生态的蝴蝶歌要求即兴发挥,它没有规定的词谱,不像是平时的流行音乐或者古典音乐那样有词谱,因而对蝴蝶歌的演唱者的另一个要求就是具有一定的反应与造词能力。演唱歌手要情景相融,还要有相对应的表情神态或者道具加以辅助以便增添其感染力。比如:出嫁哭时两人搀扶着另一个用毛巾掩面哭泣的人,哭泣的人腔调加以哭腔增加其悲伤性。此外不同的情绪也可以用不同色彩的形容词或景物来衬托。比如:歌唱树,春天发芽——代表新生、希望;秋天风大,树叶飘落——代表凋零、失落;冬天树干颤抖——代表着枯萎、死亡、冷冽。

蝴蝶歌本身就是劳动产物,是用来供人民放松、娱乐等活动,因此对妆容没有严格的要求,自然、大方、得体即可。但是他们有属于自己的服装——本地梧州服饰,是一种纯手工制作的蓝色上衣,青色裤子,冬天搭配布鞋,夏天搭配凉鞋(镂空的,漏空左右,前后用布带子连接),还有粉白相间的条纹头巾,妇女用头巾将整个头包住,未出阁的女子就用头巾围住头颅外围一圈,再用红色的细线对折几次把头发盘好。

 

三、富川瑶族蝴蝶歌的传承发展现状

(一)蝴蝶歌传承现状

莲山镇大莲塘村的蝴蝶歌传承人袁水生先生非常看重蝴蝶歌的保护与传承,他更加注重蝴蝶歌的原滋原味,更注重表现老百姓的淳朴和自然,他们反对为迎合社会潮流而改变的蝴蝶歌的发展,认为原始的蝴蝶歌便是最纯洁最有意义的。真正原生态的蝴蝶歌无疑是珍贵却又濒危的,但如果一味地只是追求原生态也会影响蝴蝶歌在当代的发展。蝴蝶歌的发展现状主要是关于蝴蝶歌原生态的唱法和蝴蝶歌随时代的变化发展上,也就是民间传统蝴蝶歌与学校新型蝴蝶歌教育之间的矛盾。当地政府也很重视蝴蝶歌的传承与发展,为此富川文化馆建立了蝴蝶歌的传承与学习的基地,把蝴蝶歌文化带进校园,莲山镇的大莲塘村小学即为培养蝴蝶歌传承人和学习的基地,也是进行蝴蝶歌文化宣传的主要基地。

民间蝴蝶歌传承人以及蝴蝶歌爱好者(莲山镇大莲塘村)对蝴蝶歌仍然保持着高度的热情,蝴蝶歌融入了他们的劳作与生活,带给他们许多的欢乐。但是民间对于蝴蝶歌的传承并没有成立特定的、专门的组织或团体,依然保持着零散的、独立的个人演唱者,也没有特意地想要发展蝴蝶歌,大都还停留在“原始”的蝴蝶歌的唱法和内容之中。当然,随着时间的沉淀,尽管大莲塘村的蝴蝶歌提倡即兴创作,但是大莲塘村的传承人袁水生先生也保存了一份蝴蝶歌的歌谱以及一些古老而又有影响力的一些歌词词谱,他尤为珍爱。其实,这个也可以作为新生代蝴蝶歌传承人学习的一资料。

(二)蝴蝶歌在传承与展存在的问题

据了解,在传承中仍存在着一些问题。首先,学校的指导老师对蝴蝶歌的知识储备不足,缺乏对蝴蝶歌的了解并且频繁更换,导致培养出来的蝴蝶歌传承人缺乏即兴发挥、歌词创作的能力。其次,新生代的传承人对歌词的参透力不足,创作的歌词比较简短、语句成分不足等缺点,导致民间传承人对学校蝴蝶歌的传承存在质疑和不满。其中的原因可能也存在学校因追求创新而丢失了原有味道的组织和固执原生态的歌手的之间的矛盾关系,即民间蝴蝶歌的建设和教育组织对蝴蝶歌的演唱持不同意见的问题。蝴蝶歌发展状况也体现在传承人身上,表现为传承人“多而不精”,很多新晋传承人有的没有坚持下去,在学业上越走越远的同时也慢慢淡化了对蝴蝶歌的传承,有的对蝴蝶歌只是抱着好奇的心态,也有滥竽充数和仅为比赛而做准备的。再一个就是富川不缺乏蝴蝶歌歌手,但是他们几乎都自成一派,各执己见,只坚持和专注于自己的风格,排斥别人的演唱,各派之间存在着沟通交流的障碍。民间蝴蝶歌传承人是蝴蝶歌的一笔独特的财富,歌者之间的矛盾对于蝴蝶歌的传承来说无疑是一大障碍和损失。

 

三、蝴蝶歌在传承发展中的对策思考

传承人是蝴蝶歌的表现者、继承者和发展者。蝴蝶歌作为民间非物质文化,深受民间人民的热爱,也得到政府的重视和保护,既然双方的目的都是希望蝴蝶歌能得到推广和传扬,对此,可对这些问题提出建议。

首先,应重视并且继承和保持它最纯洁、最原始、最真挚的精神,把蝴蝶歌的精神内涵和功能传扬下去。其次,既然民间与蝴蝶歌传承机构存在一些矛盾,应该先解决矛盾,而且这些矛盾并不是不可协调的,民间的传承人和蝴蝶歌的元老前辈可向传承机构提出建议和想法,传承机构也应该抛弃完全创新的想法,认真聆听其建议,民与机构之间可保持着相互学习和尊重的态度,为蝴蝶歌的传承和发展作贡献。其三,无论是民间、学校还是文化馆亦或是任何一个蝴蝶歌的传承保护机构,还是授学者和学习者,都应该秉承蝴蝶歌传承的初心,把这项责任抗在肩上,以蝴蝶歌的传承和发展为初心,立足实际,做出必要的创新、改变、调整和提升。最后,不管是民间还是非遗文化保护机构都应该秉承“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思想,积极容纳民间原生态的蝴蝶歌唱法,吸纳民间蝴蝶歌歌者,把民间的原生态的蝴蝶歌融入学校,民间蝴蝶歌传承人也应该适当地创新和进行必要的改变,让其相互交融,继承发扬,这才是真正对蝴蝶歌的传承与保护。

而随着时代的不断变化和快速发展,科学技术与网络媒体的快速发展,蝴蝶歌可以借着新媒体的发展,重视蝴蝶歌的创新,大力进行对其的宣传,把蝴蝶歌推广出去。富川蝴蝶歌的资源丰富也多样,为蝴蝶歌传承和发展提供了资源和基础,而民间蝴蝶歌是属于富川瑶族独有的艺术,应该得到保护和挖掘。因此,富川的蝴蝶歌传承与发展不能仅局限于学校机构和文化馆,也应当适当地拨款于民间,由文化负责人或者指定传承人成立民间蝴蝶歌传承机构,积极吸收和容纳民间传承人和一些资深的蝴蝶歌爱好者,形成一个有组织、有特定目的的团体或机构,为蝴蝶歌的传承奠定资源传承的基础,保障蝴蝶歌传承的文化载体。

四、结语

一个国家和民族的强大不仅仅是科技、经济上的强大,还需要文化强大。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总书记发表讲话,发出“坚定文化自信,推动社会主义文化繁荣昌盛”的号召,提出文化自信的建设发展在我国尤为重要,我国也相继正式颁布了一些关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政策,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以及《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暂行办法》等,可见国家对于非遗文化发展的重视。

文化是精神的传承方式,近年来,民间的文化习俗深受着国家和政府的重视,保护和传承民间文化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责任,而蝴蝶歌作为我们要保护和传承发展的民俗文化之一,我们应该同心协力、万众一心,把民间文化推广和流传出去,走出大山,走向国际。

 

(莲山镇大莲塘村传承人合照)

 

参考文献:

[1]黄玲.传承中的思考——以《蝴蝶歌》为例论学校音乐教育在传统文化可持续发展中的意义[J].贺州学院学报,2008(02):98-101.

[2]李斯斯. 广西富川蝴蝶歌歌词文本韵律及修辞研究[D].广西大学,2015.

[3]吴萌.“蝴蝶歌”的艺术特征和传承保护[D].广西师范大学,2013.

[4]宋灏漭.湖南省江华瑶族自治县涛圩镇梧州瑶歌传承现状的调查与研究[D].新疆师范大学,2008.

[5]罗菲.影像的方法:口头歌谣的保护与传承——以广西富川瑶族自治县蝴蝶歌为例[J].黄河之声,2019(01):112-114.

作者简介:

印春美(1998-),女,汉族,广西河池人,广西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大四学生

黄诗琴(1997-),女,汉族,广西钦州人,广西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大四学生

卢传先(2001-),男,汉族,广西贺州人,广西外国语学院文学院,汉语言文学专业本科大二学生